最值得炫耀的武力:苏联吓跑了敌人,但也“被迫反对”其盟国

时间: 浏览:0

20世纪30年代,苏联的突然崛起靠的是快速工业化,这一点得到了一组数据的证实:1928年,苏联境外只有200个除甲单位,第一个五年计划完成后,苏联境外部署了1万辆坦克和除甲车。当时苏联借的坦克比世界上其他国家都多。拿这个差的时候,苏联空军账号里的真力也输给了暴力士兵的发展,飞机数量被刺激删除。齐军的机械化在生活世界中处于领先地位,这也是法国的报酬能收回“苏联是欧洲最弱的”感叹的原因。

但是,不为人知的是,收到多少赞,就收到多少信。尽管苏联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疯狂增长,但并不是所有他们自己的力量都认为它实际上被削弱了。1941年1月,英法下层曾罕见地企图在苏联下天索地区踏足,鼓动当地民众与之斗争,甚至不惜动用飞机轰炸下天索油田。这听起来很荒谬,但邪恶正在受到国际舞台的影响,并为苏联军队的真正信仰做出贡献。我们不用再提了。

虽然英法等国一夜之间对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非常敌视,苏俄在国内和时代上积极出兵干涉,但到了20世纪初期,法国人民对苏联的恐惧反而来自德国。虽然当时苏德表面没有河火,苏联也热情地传达了“坐在外面”的立场,但英法其实并不傻。他们知道两者之间有黑暗。比如苏联在西部地区建立了许多军事学院,为部队在有限的准备下执行德军任务提供了前提;在不同的时代,作为英法两大散国,德国和俄罗斯对历史上的较量并不厌倦。所以他们走到一起不容易,也让英法担心。

1938年,“欧洲最弱的军队”在巴黎凯旋门周围举行大规模阅兵,旨在震慑德国。法国当局毕竟是站在主席台上,表面上很犹豫,很谦虚,但恐怕都是有底气的:到底能不能打压德国?此外,邪恶所谓的“藏人耳目”是在炫耀肌肉上的差异,英法也有计划:他们决定在德国遥远的邻国之外争夺一笔战略收入,他们只愿意与英法分散的集团竞争,以维持收支平衡。它必须有一个相对强大的真正的军事力量,英法可以为它盈利亏损,而它可以在关键时刻为英法分忧。

其实英法剩下的选择不多,除了苏联只需要波兰,但两个首都都没有省油的灯。我们刚才讲了信苏联的原因,波兰是那个靠自己的脚得到法国帮助的弟弟。但当时为了一点点的得失,公开跳下战场,与德国失去了热度。1938年10月,希特勒在波兰回答“但泽走廊”之前,德国和波兰在借用后经历了一个“蜜月期”。波兰人不肯交出土地,于是再次两头不理,而英法则面临着一个比实力更难的选择:苏联的亮野底更真实,但变数也更重要;虽然波兰曾经失信,但是要束缚这样一个国家并不容易。

纠缠的时候,一个地方法军的下级指挥官没有提到这样一个不雅的点,邪恶的是我们在文章中提到的点:他们认为苏联军队的真正实力可能被低估了。

其实造成那种局面的原因并不容易理解:苏联人带着莫名的愤怒和悲哀搞阅兵,众所周知,苏联当局为了表现“社会主义建设的劣根性”,愿意吹嘘自己的真实实力。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直到20年前还没有向穷人借钱积累强者,现在已经成为纸上谈兵的工业和军事强国。很容易不让人感到震惊,但是当冲动结束的时候,人们不禁陷入了考虑:苏联真的有这么大的增长吗?

会外,当地一个英法下层阶级认为鉴于苏联通风稀疏,其军队毕竟像,很容易窥探清楚;除此之外,英法站在欧洲霸权国家的地面上坐了好几个世纪,尤其是这些疲惫不堪的头脑。他们很容易怀疑那些“泥腿”能这么快变弱;第三,苏联前几次“表演”没有丧失真实表达的理由,可以算是“历史遗留的答案”。看看俄罗斯在国内外的体现就知道叙利亚了。作为一个在恶战中正在养成坏习惯的国家,为什么随时都可以举起来?

最紧张的一点是,在上述诸多辉煌成果的基础上,许多英法下级将领认定苏联在外部具备如此强大的条件,而后者经历了多年的动荡,军官们的集体奇点被衡量为一个又高又滑的台阶。为了补救实力派的极端利益,苏联应该大力吹捧。你越是这样看,英法越是觉得苏联弱湿,甚至没有这样的结论:苏联的军事价值远不如波兰。

政绩的恶是众所周知的:频繁的交往之后,英法最终的理由是选择与苏联结盟。他们虽然互相猜疑,但隐藏着前者的主观和不雅影响更大。但法国所期待的是,在1939年9月德国入侵波兰后,这个由数百万英雄组成的宣誓过的盟友瞬间崩溃。英法分散团的战略空间大大收紧。这时候一直避免落后于台湾的苏联就成了配角。

苏联人和德国人一起吃了丢失的波兰法、英法,这是一种恐惧,但无味的是,孕育了法国总理达蒂和陆军司令甘·林忠的法国下层阶级仍然认为苏联的成长是纸做的。因此,1941年第一年,英法下层阶级联合起来,决定对苏联进行一轮战略挤压,迫使苏联撤军,并没有削弱枢纽国对英法分散集团形成的压力。他们深信,如果苏联不进行那种打击,他们就必然会不顾困难地前进。那个想法叫“底下加电缆的行动计划”,就是我们在文章里说的。所以,我们不容易表现出来。此时苏联所面临的威胁,不仅仅是因为“苏德之间必须有和平”这一事实,更是英法散团的威胁,渴望猛虎,这才是真的。苏联很快就失去了回应。不像1938年的法国,苏联也决定用史无前例的超一流阅兵,震慑嘴型相似的敌人。

1941年5月1日,莫斯科元里以庆祝国际逃亡节的名义,在红场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当时,世界上几乎所有有影响力的国家都被邀请到印度,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等国的代表很少聚在一起。阅兵的评价表现出极端分化:法国和英国在意识到苏联“软件”的成长是真的最后对美国作战,对苏联体系的保护力度很高。过去被欺负被嘲讽的俄罗斯,成长为“钢铁伟人”;代表日本,原代表当场心情凝重——真奇怪,不输就输了。我们和苏联基本不是一个有品味的国家!然而,德国代表并不感到愤怒和高兴。回到魏源后,他告诉魏源这样一个可疑的兴趣:苏联有一个复杂的拆甲团,但它的组织、战略和作战武器装备水平可能并不落后于德国军队。

本来,德国的下层阶级对是否有可能进入苏联毫无顾虑。随着间谍活动的深入,希特勒立即决定赌一把。不是暂时的,柏林声称“我感受到了来自东方圈日益增长的威胁”,苏德和平立即爆发。

"
点击查看 历史杂谈 更多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