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杂谈 > 正文

明朝那些人:悲情才子——唐伯虎

2019-11-16 21:11:06来源:手指娱乐网  作者:曹新红  阅读:51

朱祁镇(明英宗)—朱祁钰(明代宗)—朱祁镇(明英宗)

朱见深(明宪宗年号:成化)

朱祐樘(明孝宗)

朱厚照(明武宗年号:正德)

朱厚熜(明世宗年号:嘉靖)……

生于成化六年,卒于嘉靖二年。明朝,有一个人被很多人记得,他叫唐伯虎。他与朝堂擦肩而过,离功成名就只有一步之遥,此人一身才气,却无辜受到牵连成为党争的牺牲品,朱厚照要是稍微能做一点事,或许唐伯虎就是大明一哥了。

了解一个人,从了解他的作品开始。

别人笑我太疯癫,

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

无花无酒锄作田。

这是一首让人笑着笑着就哭了的诗,仿佛让我看到了唐伯虎微笑的脸庞上,忧郁的眼神里,有一滴泪。

早就想写唐伯虎,用我的方式再次记录一次这位才子。机会来了,正好今晚没饭局。开始吧,唐伯虎同志。最早认识你是《唐伯虎点秋香》里的华安,看了好几遍的电影,除了感觉欠星爷一张电影票以外,至今还能时常想起电影剧情,“笑着笑着就流泪了”说的也就是这样的电影吧,华安的样子的确很拽。当知道到真实的唐伯虎后,说实话,除了惋惜、可惜以外,还真笑不出来。秋香原名叫林奴儿,比“糖做的老虎”(电影中唐伯虎的别称)大20多岁,所以历史上根本不会有这个桥段,之所以从野史中流传下来,主要是因为,唐伯虎的一首诗“我画蓝江水悠悠,爱晚亭上枫叶愁。秋月溶溶照佛寺,香烟袅袅绕轻楼”,不知道哪个朝代的哪个文人说,这是一段藏头诗“我爱秋香”。结果就有了貌美如花的秋香姐姐。

唐伯虎一生三次婚姻都很失败,尤其是最后一段,36岁那年,失意的中年不油腻男——唐伯虎先生顶住社会压力,迎娶青楼女子沈九娘,才找到了幸福,可是没过几年,沈九娘就过度劳累去世了,从此,唐伯虎孤独终老,死时连买棺材的钱都没有。

让我们把时间倒会到18岁的学霸唐伯虎。你从小学到大学的所有同学中,总会有一两个同学让你印象深刻,他们整天不看书,不笔记,放学就玩,甚至上课还看金庸,关键是成绩还好,如果还能记得这样的同学就好办了,唐伯虎就是这样的人,年轻时的唐伯虎你看不到他刻苦,但是他总是如此优秀,一本书,别人要看好几天,也不一定记得几句,他一两个时辰,就能记住所有细节,每每想到这样的同学,你是不是很生气,气吧气吧不是罪,随便你气不气,唐伯虎就在那里,不近不远,就是那么优秀。

在应天(南京)举行的乡试中,唐同学没有悬念的成为了解元,下一个目标进京赶考。也正是这次进京赶考,改变了唐伯虎一生的命运。

在说下面的桥段前,先交代一个背景。明朝的时候,官场人脉主要依赖两种方式,一种是同学,还有一种“门生”。同学就不用多说了,即便到了今天,这种关系依然很活跃。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大学同学、党校同学,主体班同学,甚至幼儿园同学,各有各的故事。“门生”的关系就不一样了,简单一点说,“门生”关系就是考官和学生的关系,在明朝,这种关系非常吃的开,是主流,能办不少事,能办成不少事。(插播:蒋介石不喜欢别人叫他总裁、总统,最喜欢别人叫他校长,他是明史爱好者)。

唐伯虎进京赶考时,主考官是后来与他一起下狱的程敏政。考过试后,结果出来前,唐伯虎自信满满,“肯定没问题,这一榜下来我肯定是冠军”,年轻的唐伯虎口无遮拦,犯了一个大忌,这话是不能乱说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成绩出来后正式发榜前,出事了,有言官拿唐伯虎说事想扳倒主考官程敏政,说程敏政提前向唐伯虎透题目了,结果朝堂上的一番唇枪舌剑之后,程敏政没玩过别人。实践证明,在公文没发之前,一夜之间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我至今都有点不理解,唐伯虎随口说的一句话,怎么就到了言官的耳朵里,那会儿没有手机,没有录音,没有监控,只有口耳相传。原来,各个朝代都有“莫须有”,朱厚照同志,你太贪玩了,害了很多人。

这件事后来成了千古迷案,后人主要有三种说法,一是程敏政真的卖题目了,收了钱;二是程敏政没有卖题目,而是主动告诉唐伯虎的,分文没收,那个时代,像唐伯虎这样已经小有名气的才子,对于考官来说,能拉拢的就拉拢,不能拉拢也可以当个绩优股来投资,指不定那天当大干部了,自己还能顺道享受点福利;第三种说法是,唐伯虎是实力上榜,是皇帝听信了身边小人的话,这是一场政治阴谋。直到今天,对这件事仍然没有定论,正史、野史也是什么说法都有。但是,结果却是不争的事实,大明失去了一位才华横溢的人。历史就是这样,很多阴错阳差的事错过了很多阴错阳差的人。唐伯虎,你个背鸡子,霹雳背背。

因为涉嫌买考试题目,坐了几年牢出狱后,唐伯虎万念俱灰,一腔报国热血迅速被冷冻,那个年代,考试是当官的唯一出路,否则永远“不入流”(插播:明朝的高级干部都称为“流官”,也就是“流动的官”的意思,干部由朝廷任命,适当流动,以防止一个人主政一方产生的弊端,在“流动”过程中,有的人越“流”官越大,也有人越“流”官越小,如果没有参与到“流动”,说明这个人“不入流”)。

刑满回家之后,所有的亲戚朋友都离他远远的,生怕被他沾上晦气,甚至连他养了多年的狗都向他“汪汪”直叫,还要咬他,这不是玩笑话,有事发后唐伯虎写给朋友的书信为证。如果那时候有朋友圈,估计他也会吐槽的,我会留言的。每次想到这里,我都想穿越回去,和唐同志好好聊一聊:“兄弟,不要放弃,你还是有出路的,大不了不当官,可以写写书,开个咖啡厅,实在不行,一个人找一个陌生的城市住一段时间散散心,来来来,我们推一壶,不要说多少,服务员啊,再上四只螃蟹,6两的,两公两母”。

每个人的人生都会遇到一些坎,有的坎是人,有的坎是事。说到底,所谓的坎,就是自己能不能过的了自己心理这一关。遭遇挫折,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唐伯虎从此堕落了,开始频繁逛妓院,腹有诗书气自华,这位唐同志,逛妓院都逛出了不同的反响,有很多青楼女子甚至愿意贴补他生活费用,只要能听他讲人生道理,听他讲诗词歌赋。

我的脑海里,时常浮现着的,是那个真实的唐伯虎,意气风发的少年、怀才不遇的中年、心灰意冷的老年,在无奈中痛苦的挣扎。

本文由曹新红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观点,作品孩子宝宝搭配特朗普穿搭父母美国宝妈时尚中国美国_时政iPhone清朝华为日本苹果孕妈曹操刘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