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频道 > 正文

罗永浩被限消后首现身,靠黑科技还债翻盘,自称过得好别担心

2019-12-04 20:58:58来源:手指娱乐网  作者:南圭介  阅读:130

编辑 / 鹿鸣

罗永浩时间12月3日19点49分(北京时间19点30分),罗永浩准时出现在舞台左侧,灯光暗下来,欢呼和口哨声响起,一切都是如此熟悉。

这已经是时隔20个月,罗永浩再次站在了北工大奥林匹克体育馆。上一次他还是锤子科技的创始人,这一次已经成了鲨纹科技(Sharklet)合伙人。短短一年多时间,经历了企业裁员、被卖身、个人被列入老赖名单,罗永浩承受着一连串打击,现场粉丝则给予了他更多的热情。

但刚上台的罗永浩就发现,PPT翻页笔怎么按都没有反应,这个桥段在之前的发布会上也上演过。轻车熟路的罗永浩像往常那样,下去再上来,所有人配合着他,当着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高呼着“理解万岁”。

图/周路平

2B招商会

“我们今天是一个招商大会。”直到发布会现场,罗永浩才告诉粉丝他的最终目的。此前很长时间,他都刻意保持神秘,尤其是他在微博上频频寻找国内外知名企业的产品经理的行为,更是令人遐想连篇。

但事实上,他加入的Sharklet是一家2B公司,很少直接生产产品,更多是给合作伙伴提供技术。在Sharklet的官方介绍里,这是一家通过材料表面物理结构变化而抑制细菌生长的技术公司。所谓物理抗菌与化学添加剂杀死病菌不同,物理抗菌只是抑制细菌生长和附着,并不是杀死细菌。

在发布会上,罗永浩花了很长时间来科普仿生材料,介绍仿鲨鱼皮技术的强大抑菌能力。

这种技术主要用在人造皮和塑料上,通过微米注塑实现,所以陶瓷、金属等材料还无法做到个工艺。

罗永浩的PPT里展示了很多使用场景,包括导尿管、瑜伽垫、奶嘴和筷子等。“一切合成革、塑料、硅胶的制品”。听起来,像万金油,哪里都可以抹一抹。但这家企业成了十几年,规模和收入一直都很小。罗永浩加入其中的一个很重要目的,是帮助组建团队和做大收入。

“(以前)2C都做得很失败,我现在做2B感觉很轻松。”罗永浩对AI财经社说。他计划在明年谈成5-10家企业使用Sharklet的技术,“现在看起来,可能会比这个多”。

罗永浩并非毫无准备。他一直在微博上发帖找人,企业名单有上百家之多,包括强生、博士伦、海昌、杜蕾斯、高露洁、西门子、TOTO、美的等国内外大牌企业的产品和市场人员,一时间让人摸不着头脑。如今看来,答案已经不言自明,他希望与这些大牌公司谈合作,将这个新技术运用到日常生活的产品中。

然而,罗永浩接触了一圈后发现,感兴趣的很多,但有些大企业尤其是外企,决策流程非常漫长。比如母婴产品,从接触,到最终产品上市销售,平均需要两年时间,效率非常低,显然Sharklet等不及。而与国内的创业公司聊完,对方恨不得三个月就能量产。

“这个技术很有可能在中国的企业先普及开,卖个一两年,然后进入中国的国际企业才会跟上。”罗永浩总结了比较理想的状态。

发布会现场发布了两款马上售卖的产品,一个是儿童书包,一个是地平线8号的旅行箱。它们都用到了有抑菌作用的鲨纹人造革。儿童书包是Sharklet很早就感兴趣的领域,而选择旅行箱是因为罗永浩本人是地平线8号的股东。换句话说,未来罗永浩向你推销的都是合作伙伴的产品,只是使用了他所在公司的技术。

罗永浩与Sharklet结识得益于电子烟。自从锤子科技卖给字节跳动后,罗永浩就带着团队去了小野电子烟,他当时为了解决烟嘴卫生的问题,专门寻找抑菌材料。最终找到了这家总部在美国的Sharklet。

事实上,Sharklet由美国教授布伦南成立于2007年,但在2017年6月已经被中国的投资机构Peaceful Union收购。然而,这家投资机构在网上查不到任何的信息。不过根据后来的股权和董事会变动,这个资本与浙商周立武有直接关系。

这次被命名为“老人与海”的黑科技发布会,为其专门设立的微信公众号的公司主体是北京善洁卫康科技有限公司。而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这家成立于2018年5月15日的企业,实控人周立武是浙江一位颇有名气的商人,也曾是上市公司兴源环境的董事长。

受PPP项目强监管影响,2018年,兴源环境营收急剧下降,利润更是亏损12.68亿元。内外因素导致兴源环境出现连续11个跌停,公司总市值蒸发近170亿元。今年3月,周立武将亏损10亿元的兴源环境的控股权转让给了新希望掌门人刘永好。

而周立武做Sharklet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他有着行业资源优势。在罗永浩加盟之前,这家企业已经在尝试做一些抑菌产品。

然而这个公司的商业化进展也并不顺利。罗永浩透露,起初是Peaceful Union的副总裁问他能否帮这个技术做一些宣传工作,并提出“可以有一些其他形式的利益互换”,但罗永浩希望能获得Sharklet公司的一些股份。他非常清楚,替人宣传开发布会收的那点钱,对他解决债务问题是杯水车薪。

最终Peaceful Union决定邀请罗永浩加盟,罗永浩也成了Sharklet的首位全球合伙人。“我觉得这个技术特别伟大,希望对这个技术的普及起到作用。”罗永浩说。

卖艺还债

“嘶……怎么都问我的?”罗永浩有些生气,采访现场除了他还有两位从美国来的Sharklet高管,但大部分记者都把问题留给了他。“你来主持一下秩序。”罗永浩指着旁边的公关人员,责怪她没有事先告知媒体。

事实上,在发布会前,主办方已经有意淡化媒体提问罗永浩的个人问题。只是对于这个被麻烦事缠身的热点人物,很多人依然把目光聚焦在了罗永浩本人。

“我是个合伙人,我不是这个公司的老板,所以不要问关于我的问题。”罗永浩一次次打断现场记者的提问,他不想外界把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他也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他需要做的是拼命吆喝,给这项技术带来更多关注度,然后更多企业愿意使用。

罗永浩列出了与他合作的优势:除了技术授权,剩下的大多是营销和产品设计上的支持。其中一条是“新技术、新产品领域的热启动支持”。按罗永浩的想法,他每年开两三场发布会,给这些使用了这项技术的产品站台,“你做了一个新品类,你的产品一上就送发布会,我们是To B公司,但是我们有很多的粉丝和用户。”

罗永浩显然对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有着深刻认知。这些年他积累了非常多的粉丝,他有足够的演讲才能,只要他开发布会,从来不缺少粉丝。

在Sharklet的官网对罗永浩的介绍里,有这么一段话:2018年5月,罗永浩先生曾在北京鸟巢国家体育场举办科技发布会,创下吉尼斯世界记录——到场人数最多的手机发布会。

所以就不难想象,一个招商会能开两个小时,而其中大部分时间花在了仿鲨鱼皮的科普。台下一位嘉宾调侃,如果换其他人上去讲,很多人都会睡着,但罗永浩有着天生的演讲能力和舞台感,上千人还在看台上欢呼,让他把video再放一遍,高呼着“理解万岁”。现场邀请了143家企业,但坐在最前面的却是一排以为有新产品发布的罗永浩粉丝。

在北工大西门地铁站和北工大校园里,几位票贩子在卖力吆喝,买票卖票。一位票贩子对AI财经社开出的价格是内场票600元,看台价格从200元到400元不等。

只不过,这不是技术的魅力,而是“艺多不压身”的罗永浩个人魅力。

一方面,Sharklet看中的是罗永浩的流量效应和带货能力。另一方面,罗永浩确实缺钱。11月初,他还因为370万元欠款被法院列入高消费限制名单。

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款6亿元,而为了挽救公司,罗永浩本人签了无限责任担保的借款有1亿多元。“自己还会继续努力,在未来一段时期把全部债务还完。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我个人也会以“卖艺”之类的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

从锤子科技创业的后半段开始,罗永浩就一直在为赚钱发愁,包括之前推出的聊天宝,这种通信产品显然不是他的强项,热度昙花一现,后来又加入小野电子烟,但这是个受到政策监管的行业,也无法让老罗翻身。

这也是他最近进入到这个全新领域的原因。罗永浩说,这份工作能打动他的第一个因素是技术上的新奇独特之处。他用谷歌学术搜索发现,外国主流媒体都对这家公司有报道和关注,大企业也有不少合作,而且这个技术出来十年,在学术界几乎零负面。

这让他坚定认为,这是一项足以改变人类生活习惯的技术。今年10月,罗永浩专程去了一趟美国,见到了这个技术的发明者布伦南博士。博士跟他说了一段热泪盈眶的话,“我们一定要赢,因为我们是唯一的纯物理方式,这也许是唯一不导致超级细菌的方式。如果他们赢了,这世界会和超级细菌陷入永无休止的战争,所以我们一定要赢。”罗永浩感受到了人类使命的号召。

在他做聊天宝时,很多人抨击罗永浩的做法很low。“我先把可怜的债主给解决了。”罗永浩几次说到欠款问题,差点哽咽,“你要是欠了别人钱,就不要low不low了,赶紧还别人钱”。

罗永浩透露,这个项目已经在启动融资,也有投资人朋友开始主动接触了。罗永浩对自己的影响力有着足够的自信,可以用C端流量倒逼B端品牌商。

“我很好,真的非常好,你们不要担心。”在发布会最后,罗永浩主动提起自己的事情,他说他让人去做过调研,发现那些攻击他的人都是比他过得差很多的人。“我也不能在微博上天天说我好极了,不然让我的债权方怎么想?所以请大家放心。”

显然,他说这番话,一方面给关心他的粉丝们一个交代,另一方面也是说给潜在合作厂家听的。他不希望个人债务问题影响到潜在的合作意向。

现实难题

抑菌技术并不新鲜。19年前,美国国防部邀请科学家解决潜艇被海洋生物附着的问题。佛罗里达大学教授安东尼·布伦南博士从鲨鱼肤齿结构上获得了灵感,研发出了一款特殊的排列工艺,但这项工艺没能解决潜艇的防污问题,却意外发现有抑制细菌生长的功效。

2007年,布伦南与几位合伙人创办了Sharklet公司,生产抑菌产品。然而,这个令人兴奋的东西却一直没有推广开来,企业本身也生存得非常困难。

“既然技术这么好,为什么公司成立十年也没成功?”罗永浩在疯狂吹捧了仿鲨鱼皮技术之后,反问台下的一千多名观众,这也是他找的大型企业经常问他的问题。

罗永浩说,过去没有做成功的原因是成本问题。Sharklet涉及的微米注塑还没有被充分产业化,只有在一些零部件上使用。“教授本人是搞学术的,搞出了一个很牛的技术,本来它应该很快被商业化,但从工业领域来讲,微米注塑的技术从某种程度上来得早了一点。微米注塑不像是其他注塑哪里都能做,这是这个技术成本降不下来的核心原因。”

而减少工业化成本一直是中国的强项。罗永浩透露,Sharklet的母模都是在德国完成,而复制模在国内没有难度且成本不高。国内外的制造业成本差异,将给这项新技术的普及提供有利环境。“如果量起来了,成本一摊薄就很划算。本质上就是我们国家的制造成本和他们国家的制造成本的差异。”

他举了洗屁股的马桶盖的例子,这个东西是美国人发明,但真正大规模应用是日本公司的推动,中间经历了数十年的发展和行业演进。同样,静电复印技术、条形码、晶体管这些人类伟大的发明都如出一辙。罗永浩坚信,Sharklet技术也能够媲美上述发明。

但这种说法并不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同。甚至在有些人看来,抑菌是个伪命题。

区域性科普号“丁香医生”在知乎上说:“正常的接触细菌是人体抵抗力产生的必要条件,特别是婴儿,如无必要,不需要抗菌。”甚至认为,罗永浩声称要推出的一些服务于生活的产品,是有多余性的,消费者不买,一样能很健康的活着。

持类似观点的人并不在少数。区域性科普作者河北医科大学中医医史文献硕士“叶七”说,抑菌本身是个伪命题,细菌感染本身就是一个机会感染,因为同样一个环境中,一个人会发生细菌感染,而另外一个可能什么事儿都没有。

另一个被质疑的地方是,这个技术起作用的是微小的纹理,但因为与皮肤接触的问题,就一定会产生磨损,而磨损之后是否还能有效抑菌也是人们关注的问题之一。

罗永浩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人造革模拟生活场景的使用寿命是一年半到两年。但也坦言有些场景并没有经过充分验证,比如公共场所的设施和麦当劳的桌子,这些场景会经受成年累月的摩擦,使用效果没有得到验证。

而即使抑菌有效,有一个现实的难题是,细菌几乎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消费者很难感知,也就很难体现产品的价值。“建议每个人买一个显微镜,体验高科技生活带给我们的愉悦。”罗永浩调侃。他专门租了一台显微镜到现场,展示不同材料下的细菌分布情况。

显然,消费者不可能家中备一台显微镜,而一个被广泛用于演示的道具是激光笔,激光照射在仿鲨鱼皮材料表面时,能清晰地看到这个材料的轮廓,非常有规律的排列着。

抛开市场需求,产品本身的价格也会是一个不小的门槛。抑菌皮革做的儿童背包的售价为499元,而地平线8号铝镁商务旅行箱的价格为1999元。这样的价格让很多人难以适应。使用抑菌技术制作的手机壳已经在淘宝心选上售卖,定价129.9元,但销量寥寥无几,口碑一般。

这家企业也曾与美国办公家具制造商Steelcase和医疗器械制造商库克医疗(Cook medical)合作,但效果并不显著,无法为团队带来足够的收入。Sharklet与Cook做的导尿管用了5年时间才进入市场,而这个用鲨纹技术制造的导尿管是普通导尿管价格的10倍。

苏州一家名为百益倍肯新材料科技的公司已经研发出了鲨鱼博士抗菌塑料薄膜,并申请了专利。据介绍,这家企业的创始人李浪曾在美留学和工作,之后回国,声称受到鲨鱼启发,“团队努力自主研发了鲨鱼博士抗菌塑料薄膜”。

“关于这方面,我们已经采取法律措施了。”Sharklet技术总监徐斌杰在接受AI财经社等媒体采访时说。据透露,这家企业的创始人曾接触过Sharklet,并提出要合作,但最终没有谈成。

这个事情也从侧面反映出,尽管Sharklet申请了专利,但这项技术本身的门槛并不算高。而这家苏州企业在2016年就在做抗菌塑料的研发,但这几年时间几乎没什么声响,市场对这种技术的反馈并没有想象的热烈。知乎点赞最高的一条评论透露,Sharklet最大的风险是技术的核心图案专利将于2024年至2025年到期。

发布会的主题定为了“老人与海”。而在海明威原著《老人与海》里,塑造了一位顽强拼搏、永不言弃的老渔夫圣地亚哥,文中有一句名言广为流传:“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这个主题是致敬仿鲨鱼皮技术的发明人布伦南,但这也是罗永浩内心的真实写照。他并不甘心屡战屡败,他期待获得更大的商业成功,尽管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出于还债的动力。

罗永浩怕的不是失败,怕的是你动不动来一句:“下次一定买”。

本文由南圭介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观点,作品孩子宝宝搭配特朗普穿搭父母美国宝妈时尚美国_时政中国iPhone清朝华为日本苹果曹操孕妈刘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