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八卦 > 正文

主持人自我修养是什么?回应口误之后,朱丹还聊了聊她的任性与坚持

2019-12-04 21:10:05来源:手指娱乐网  作者:永岡卓也  阅读:762

“很颓废,很沮丧…哎…心跳还是很快,犯错儿的感受非常糟糕…太不太不应该…没有理由,该挨揍… ”

昨晚,在沪上某大型时尚活动上叫错了女明星名字的主持人朱丹,一连发布了三条微博:先是郑重道歉,然后自陈心情沮丧,最后,她决定放平心情,“安静了很久,还是不想在沮丧中入睡。是失误,就正视它。下一场主持,力争完美,大家见证”。

或许是狮子座的骄傲与倔强,过去朱丹很难“放过”自己的失误;但今天,在新作《丹程》的分享会上,她坦言这个作品带给自己最大的收获就是懂得了保持心态平顺:“昨天发生口误后,我跟自己较劲,非常不开心,也很沮丧。但晚上上床时,我发现女儿躺在身边,突然觉得对自己宽容一点,不要那么苛责。人的每一个当下都很不容易,不要带着负情绪搂着女儿睡觉,改正错误,下次轻装上阵会更好。”

>

《丹程》很自我也很任性

“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老了?”伴随着朱丹的自白,《丹程》的镜头深入泰国中部古城的一家养老院,这里居住着21个几乎被遗弃的老人,两个女护工承担起了照顾他们的责任。而在此之前,这部纪实旅行微纪录片还记录了不少平凡中的不平凡,比如靠打泰拳养家的20岁女拳手,成立了泰国龟保护俱乐部的“海龟博士”,以及由学生面试并决定老师薪资和去留的“竹子学校”。

“这些内容在网上挖不到素材,我们只能到了当地,经人引荐后去‘撞’那些当下发生的内容。”回顾节目中的一幕幕,朱丹感触良多,形容这是自己和导演程工一次另辟蹊径的“任性”,“正如大家所见,我们没有所谓综艺的噱头;但我和导演都相信,普通人的生命力量是很扎实的,每个人都在逆流而上,我们想把这种力量挖掘出来”。

为此,她曾被导演“一脚揣进泰拳馆”,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苦练一小时然后直来直去地和女拳手交流;曾和团队在清迈、曼谷等城市来回跑,白天拍素材晚上审片、改旁白。高强度的工作,让她至今还有时不时的心悸,“说真的,也没空去检查”。

“过程很艰难,但是我们很享受”,朱丹说,从拉到赞助确认项目启动到正式上线,《丹程》只有两个多月的拍摄和制作周期,“我们一边拍一边把素材运回国内剪辑,时间紧张到连前期宣传片花都没有,真正杀青就是我们节目上线那天”。

记录没有修饰的人生百态

朱丹对《丹程》的执着,与她2018年上线的前一档文化纪录片《丹行线》也有关系。那是她和导演程工的首次合作,团队在没有确认平台和广告赞助的情况下就启动拍摄,节目制作完成后近三年才有平台接收上线。“那很任性,也直接导致我的出品人朋友公司破产”,她看似笑意吟吟地聊起这样惨痛的往事,口气却很难云淡风轻,“至少《丹程》不用再等两三年,这对我已经是很大的鼓励”。

她承认自己作为主持人有一些坚持和倔强,尤其是在网络直播刚刚开始流行的那几年,她最感兴趣的访谈类节目逐渐被认为“没人看”,“我突然找不到主持的方向,也没有节目做。我的制片人朋友觉得我的方向完全不在主流。我也去参加了一些综艺节目,但非常尴尬,不适合我,特别迷茫”。

直到她遇到了纪录片导演程工。这位曾创作《生活万岁》等口碑纪录片的导演,最终和朱丹一起走遍了印尼、蒙古和泰国,留下了《丹行线》与《丹程》。观众很容易看出,两档节目有着共同的内核,都是无剧本无台词,完全将普通人作为核心呈现,试图在不同国家文化的碰撞中得到启发。而在朱丹看来,真实也是节目的生命线,“我们没有‘流量’,也没有钱邀请。最开始我还考虑过要邀请艺人,但他们的参与多少会干预、影响拍摄对象。我们希望让大家看到没有修饰的人生百态”。

朱丹相信,这种人生百态,可能不够催泪,可能不够“爆炸”,但总会在某个瞬间猝不及防地撞到观众心里。以本周上线的“探访老人院”为例,她本人是在拍摄结束后才突然有了“老”的体会,“我觉得我和那些老人很远,直到我回到我妈妈和我女儿身边,我才发现‘老’就在我身边”。

一个主持人的追求和坚持

做《丹程》的过程中,曾有人问朱丹,现在你不拍戏吗?

“我说很多中年演员都没戏拍,我不着急,还是好好做主持人吧。”朱丹调侃着,说很多人都以为她的代表作是《我爱记歌词》,但她心里最难割舍的反而是为普通人圆梦的《中国梦想秀》,“我和很多人聊过,能不能做个类似的节目?但一直被拒绝。我知道主持人的职责是给观众带去快乐,但我也希望给奔波忙碌的人一些力量,这是我的追求”。

现在,《丹程》背负了这样的追求。在后续的节目里,朱丹和团队还造访了收容艾滋病患者的寺院,治疗截肢大象的“大象医院”,“比如采访艾滋病患者,我的落点不是疾病,而是人生的厄运。你不知道厄运什么时候会落在你的头上,我们想客观记录这一切”。

至于未来,朱丹还想走遍周边的国家,探访不同文化下普通人的状态,然后在国内好好做一回节目,“我也随波逐流过——做过很多节目,说不上不快乐,但我觉得那不是我想发声的。现在,我们做一集算一集,看看能走多远”。

在看片会的后半程,现场一个两岁女孩引起了在场媒体的注意。

那是朱丹的女儿。于是,关于女明星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的问题又出现了。

“女人不是全能的,我根本平衡不了。”她笑笑说,《丹程》在泰国的两个月,她强迫自己放下母亲的身份,“我很爱我的女儿,但我希望她有一天能看懂这个节目,这也是支持我的信念。毕竟那两个月我连她的视频都不敢打,我怕她问我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等我回来,我平衡的方式就是把她带到工作现场,让她看到工作中的妈妈。没有谁能兼顾好工作和生活,这太难了。”

本文由永岡卓也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观点,作品孩子宝宝搭配特朗普穿搭父母美国宝妈时尚美国_时政中国iPhone清朝华为日本苹果曹操孕妈刘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