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杂谈 > 正文

本可成为盟军领袖的达尔朗,为何放弃抵抗,并选择了卖国求荣?

2019-12-04 21:12:32来源:手指娱乐网  作者:钞雪娟  阅读:768

提起二战里的法国,大家大概都会说,法国唯一需要的装备就是白旗。毕竟法国空有最好的装备,却在短时间被击败,然后立刻选择了投降,这种行径实在是让人感到不齿。然而在法国这些投降的将领中,唯有法国海军司令上将弗朗索瓦·达尔朗最让人奇怪。他本可以率领法国海军离开法国,成为英国的坚实盟友,并成为盟国受人尊敬的领袖,为什么最后却选择了卖国求荣的叛国者呢?

一、法国海军的技术大师

与法国的陆军长期在欧洲享誉盛名不同,法国的海军却显得不强。尽管法国几次想要改变这种现状,但都未能成功。而年轻的达尔朗则显得忧心忡忡,他对法国海军的现状感到忧心,尽管在一战前,法国拥有世界第二多的殖民地,但法国的海军却已经掉到了世界第五的位置上。

这一切都让年轻的达尔朗感到不安,他深知法国海军的现状已经不是靠简单的购买几艘战舰,改变一下海军战术可以弥补的了。

达尔朗明白,现在的法国海军缺的不是工业,不是造船的钱,而是对法国海军系统性的革新与建设,从理论到人员,再到硬件设备,都必须进行大胆的革新,而不是固步自封。

他认为除去建造新船之外,还应该系统的从国外引进水雷、鱼雷、潜艇和快速驱逐舰,并通过对新技术的消化与理解,作为法国海军未来强大的基础。

彼时年轻的达尔朗在法国海军里获得了许多支持者,尽管他的军衔不高,但是人望却十分足够,也因为他对当时先进军事技术的了解,而被称呼为“海军里的技术大师”这一美称。

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里,达尔朗作为炮手参加了一连串陆上战斗,并在贝当的指挥下参加了凡尔登战役。这就为达尔朗未来的仕途铺平了道路。

一战后,达尔朗被任命为巡洋舰舰长,后进入巴黎海军高级研究中心深造,毕业后成为法国军事内阁海军部长乔治·莱格的首席副官。由此,达尔朗开始一展宏图,努力振兴法国海军,并借助华盛顿海军条约的海军假日时期,为法国海军增添砝码,新建造了法国多级新锐战舰。

由此法国海军摆脱了一战前后的尴尬地位。

二、敏锐的将军

此时法国海军已经不同于一战前后的法国海军,相比于一战时,法国海军要依靠海上强国作为盟友,保证自己的殖民地不会丢失。1930年开始的法国海军已经具备了捍卫自己海外殖民地,尤其是争夺在地中海的主动权的能力。然而即便如此,达尔朗仍旧察觉到了一丝不详的征兆。

这个不详的征召就是意大利和德国,德意两国的局势让达尔朗隐隐感到不安。意大利是法国在地中海的传统对手,他们的总理墨索里尼在1928年夺取权利后,就宣称地中海是属于意大利的,并时常对人说:“地中海是属于我们的海洋。”这一切都让达尔朗感到不安,他很清楚,或许意大利的陆军不堪一击,但是意大利的海军却非泛泛之辈。

毕竟只要数一数意大利海军的战列舰和重型巡洋舰,达尔朗就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如果再加上意大利空军元帅巴尔博手上那数千架战机,那么和意大利在地中海的冲突,无疑会是法国海军近百年来,最为惨烈的战斗。

至于德国人,则远远比意大利人要危险。尽管德国现在陆军只有十万人,海军只有一万人,但这不代表德国人就人畜无害了。对于德国秘密的整军计划,达尔朗早有所闻。

他知道德国陆军依靠一些小手段暴露自己的骨干,也知道德国海军通过空壳公司缓慢的积累经验,并且建造了德意志级袖珍战列舰。达尔朗清楚,但凡只要英国和法国松懈一点,那么德国就会重新发展起来。到那个时候,他用脚趾想都知道,德国会想做什么,又想怎么做。

而这种不安到了1933年彻底成为了现实,随着德国的纳粹党党魁希特勒崛起,并成为德国总理,德国的扩军动作就越发越不加掩盖。

而让达尔朗失望的是,英国方面非但没有对德国产生警惕,反而纵容德国的做法,甚至和德国缔结了《英德海军协定》,对德国海军进行解禁,从而使德国海军可以进入一个高速发展期。

这让达尔朗非常不满,空气里的火药味浓烈无比,但是却没有人能注意到。这就不由得让达尔朗异常愤慨,他开始意识到英国并不是一个可靠的盟友,法国想要自保,说到底还是得靠自己的。

因此从1933年到1939年,达尔朗都是法国的强硬派,主张对德国采取强硬政策,而且一定要按照《凡尔赛和约》来处理。他认为,德国现在的所作所为,完全是无视《凡尔赛和约》,如果不能对德国做出惩罚,那么只会纵容德国罢了。

当然,因为当时绥靖政策的盛行,达尔朗一个人的呼声也没有作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命令归属他这个法国海军总司令管辖的法国海军,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准备应对德国的进攻。

三、孤独的海军,战败的法国

然而达尔朗的努力都失去了意义,在1940年上半旬的法国战役里,法国经历了难以想象的噩梦。拥有数百万大军的法国陆军,在德国装甲部队三板斧的攻势下节节败退,损失惨重。

法国陆军已经分崩离析,英国人也已经逃跑。法国自身陷入了岌岌可危的境地。是战是和,已经到了必须决断的时刻。

当时在法国能坚持作战的人已经不多,就算是法国总理雷诺的信心也已经濒临崩溃,法军总司令甘末林的信心和勇气则早已消失。一战的英雄贝当也已经放弃,魏刚亦不能挽救法国。此时唯一保存完好的,就是法国的海军。是战是和,此时全系达尔朗一身。

此时法国国内,已经出现许多分裂的苗头。有主张投降者,比如赖伐尔,主张撤至殖民地继续战斗的,比如戴高乐。但实际上这两个方案,如果结合法国历史来看的话,后者在1940年明显十分糟糕。

因为法国在历史上尽管战败多次,但是仍旧保持了领土上的完整,同时仍有崛起机会。但如果撤至国外战斗,则明显会造成国内的离心离德。如果失去民众的支持,那么法国政府也就失去了存在意义,更无从谈起反击德国人了。

而达尔朗深知这一点,他也明白法国已经无力继续战斗下去,尤其是英国已经抛弃法国独自逃跑了。面对这样的局面,法国已经无力再战。因此在与贝当等人交涉后,达尔朗也同意了与德国议和。不过达尔朗则提出了附加条件,如果德国妄图得到法国海军的舰队,那么他会立刻终止谈判,并率领法国舰队离开港口。

事实证明,达尔朗赌对了,因为希特勒同样顾忌达尔朗率领法国海军离开法国,据守法国的海外殖民地并与德国继续作战。所以他在停战条款里,只要求法国海军投降,并停泊在港口里即可。

而这正是达尔朗所希望看到的,因为这样的话,法国仍旧具有在日后和德国讨价还价的筹码。在这个角度上,德国不得不对法国做出许多让步,确保了法国海军和法国海外殖民地的中立,不倒向英国人——尽管也不会倒向德国人。

如果从这个角度思考,以及后来美国参战后,同样对达尔朗做出让步,就不难被理解了。因为达尔朗手上始终握着的海军,成为了法国为数不多的筹码,但也是最为重要的,几乎可以改变地中海战局的筹码。

尽管发生了英国海军突袭法国海军的事件,但是总体来说,法国海军在达尔朗时期,仍旧是一个举重若轻的存在。某个意义上来说,比起当时沦为丘吉尔工具的戴高乐和其自由法国政府,达尔朗对盟军更为重要。这也是达尔朗可以周旋于英美德三方之间的原因。

结语

将达尔朗简单的归结为法国叛徒,是不应该的。相比于贝当丧失信心的投降,赖伐尔为了权利而出卖法国利益不同,达尔朗则保留了法国最后的尊严。在达尔朗时期法国海军尽管遭受了英国人的背叛,但却依旧成为了法国最后一张底牌,维护了法国最后的荣誉。

当盟军火炬行动展开时,达尔朗又选择了和盟军合作,而法国海军也履行了他们不将舰队交给德国人,于1942年11月27日在法国土伦港自沉军舰,而死后不久,达尔朗也随着他那心爱的法国舰队一起离去,于1942年12月24日遇刺身亡。

战后,达尔朗被归类为“叛国者”,但如果回顾那段历史的话,或许达尔朗才是最后一个留在法国本土,维持法国仅存荣誉的人。

参考文献:《火炬的政治》

《英国和德国之间的达尔朗》

本文由钞雪娟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观点,作品孩子宝宝搭配特朗普穿搭父母美国宝妈美国_时政时尚中国iPhone清朝华为日本苹果曹操孕妈刘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