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段子笑话 > 正文

陈大康:数学系出身的小说史家

2019-12-04 22:34:49来源:手指娱乐网  作者:常宇  阅读:951

“1998年春,《明代小说史》完稿后,我准备研究清代小说史,结果没想到花费了14年时间,完成了这部《中国近代小说编年史》。”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大康在日前《中国近代小说编年史》图书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上回忆该书创作过程时说。

陈大康以十四年之力撰述而成《中国近代小说编年史》(戴琪|图)

数学系出身的小说史家

多位学者在座谈会上表示,数学系出身的陈大康严密且独特的思维模式为其研究小说史提供了极大优势。

198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系的陈大康,入学时已近30岁,但他至今依然记得开学典礼上老师的一番话:“我们的任务是通过4年的学习把你们带到数学的大门口,你们进得去就进去,进不去就改行。当然,经过4年的数学训练,你们改行也可以做得很出色!”因为年龄的关系,陈大康感觉自己的数理想象力不如年轻人,加上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逐渐踏上了小说史研究的道路。

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纺织高等专科学校任数学教师的陈大康,对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教授陈炳藻“从词汇统计论《红楼梦》的作者问题”十分感兴趣。陈炳藻将《红楼梦》的一百二十回平均分成三组,每组随机抽取两万字,对其中的14个虚词进行统计分析,并得出结论《红楼梦》后四十回也是曹雪芹写的。而陈大康认为:“这个原理是对的,但样本选取有问题。”于是,陈大康开始逐字逐句统计,用一年的时间将全书的虚词、同义词等进行对比分析,得出的结论与陈炳藻正相反。如“越发”“更加”这对同义词,前八十回用的是“越发”,后四十回用的是“更加”,类似的同义词共找到27对。如此,看了100多遍《红楼梦》的陈大康,渐渐看出名堂,发表了数篇论文。从此,他走上了小说史研究之路,并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了文学博士学位。

而陈大康之所以从清代小说史的研究转到中国近代小说编年史,他说是因为“在普查清代小说创作情况时,我面临的最大难点,是自己有关清代部分小说还算熟悉,但对近代小说的了解却太浅薄,根本无法构成研究的基础”。因此,在最初的三四年里,他主要做了一件事,即综观各家著述,设计能立体显示近代小说发展状况的编年体例,因此资料越积越多,最终成就了《中国近代小说编年史》。

研究的繁难与乐趣

自20世纪以来,中国近代小说研究在文献搜集和研究论述两方面都取得了一定成就,如阿英的《晚清小说史》等,但限于条件,相关研究较多集中在少数重要作家作品,研究覆盖面有限。因而,1998年,50岁的陈大康在求知欲与责任感的驱动下开始了中国近代小说研究之旅,他说:“想为近代小说研究做一次较大规模系统整理的基础工作,展示数量庞大的作家作品或事件现象,并尽可能地显示出资料的丰富性,为进一步探寻、研究提供线索。”

作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资助项目、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中国近代小说编年史》所论对象时间跨度为72年,即道光二十年(1840)至宣统三年(1911)。近代小说史料的原始文献均为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各类图书报刊,各地馆藏较为分散,有的还有著录不明及讹误的情况,查找、复制困难极多。陈大康14年来竭尽所能,在朋友、同事及20位博士生的帮助下,搜遍国内外图书馆等处的相关作品、资料,所摄照片达40万张,其中从未被著录和论及的小说就有千余种。

对此,陈大康表示,“苦中亦有乐趣”,如发现重要材料时的喜悦。1909年4月17日的《神州日报》刊载了一则“赠书志谢”,是周树人向神州日报社赠送了一本《域外小说集》,而后者则高度称赞此书:“译笔雅健,无削趾适履之嫌。”这是目前所知有关鲁迅文学活动的最早报道,也是对鲁迅作品的最早的评价。再如经过长时间阅读近代报刊,对当年的措辞行文渐成习惯,辨认、推断报刊上字迹模糊或缺损的字对陈大康来说也成了有趣的事。

体例创新,澄清史实

这部近300万字的编年史,共6册,内容涉及近代小说的多个层面,包括作家概况、清政府及租界关于小说的政策、出版小说的书局与期刊等。而对于该书的创新,陈大康表示有两处:体例上,该书采用了介于年谱与文学史之间的史料编排方式,按时序汇总各种资料,力求准确至日、月,同时辅以必要的考辨与评述,以帮助研究者更准确地把握史实;附有《近代小说作者及其作品一览表》、《近代小说出版状况一览表》、《近代小说书价一览表》等内容,以方便读者阅读。

“这部编年史不是各条资料的简单机械的安置,它立体展现了近代小说生产、写作、出版、传播、销售的过程,对近代文学及出版界研究都有参考价值,并澄清了一些史实。”北京大学教授陈平原说。如在《劝戒四录》中,清代文人梁章钜的自序署“道光戊辰长至”。但道光朝30年,并没有戊辰年,而读了自序中关于本书的成书过程,才可断定“戊辰”实为“戊申”之误。

该书责编、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周绚隆说,他与陈大康交往多年,经过一年半“车轮战式”的编审工作,他深深感到这是一位具备数理思维的学者,学风严谨,思路清晰,是真正做学问的人。

来源|中华文化报

本文由常宇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观点,作品孩子宝宝搭配特朗普穿搭父母美国宝妈美国_时政时尚中国iPhone清朝华为日本苹果曹操孕妈刘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