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男子起诉北影副校长“潜规则”妻子,辩方:当时没有“精力”

2020-01-16 23:06:10来源:手指娱乐网  作者:陈尊尊  阅读:48

孙立军在邀请其妻子参与即兴电影项目期间,

以感情为由诱骗其妻无偿为孙立军做事,

还与其妻发生性关系。

2020 年 1 月 14 日,

该案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不公开审理。

认为妻子被"潜规则"

丈夫状告北影副校长

先生在起诉书中称——

孙立军从 2018 年 2 月起,利用其身份、职务上的便利,以北京某传播有限公司为主体,发起即兴电影项目《走,一起去看》,并邀请了其妻子李女士出任该影片公众号策划职务。

李女士

工作期间

孙立军承诺与李女士签订正式聘用合同,却迟迟未履行。上述电影自 2018 年 7 月 19 日起正式拍摄,至同年 8 月 10 日止。

拍摄期间

孙立军持续以感情为由诱骗李女士无偿为自己做事,并希望她主动献身以满足其不正当性需求。

2018 年 7 月 31 日晚,在孙的哄骗下,二人首次发生性关系。

此后几天里(2018 年 8 月 4 日、2018 年 8 月 5 日、2018 年 8 月 8 日),被告以同样的方式微信或电话联系,让李女士到他房间发生关系,其间不断表示爱她,以此来使李女士为其免费工作,同时维系不正当关系。

2018 年 8 月 4 日、8 日,孙与李的聊天记录

起诉书还提到——

2018 年 8 月 11 日,王先生通过妻子的微信聊天记录了解到此事。同年 9 月 29 日晚上,王先生、李女士、孙立军及其他二人进行了当面对质。孙立军在开始时咬定是"误解",直到李女士承认二人发生性关系之后,孙才承认,并向王先生以及李女士道歉。

孙立军在明知李女士有家庭的情况下,打着"合作"的旗号,故意用利益、资源等作为诱饵,诱骗李女士与其发生性关系,就是俗称的"潜规则"。

孙立军以这种方式"占有"妻子,已构成对自己的莫大侮辱,且原告夫妻的朋友圈内有不少人也得知了这一事实,因此对王先生心理造成了极大创伤和不良影响,已严重侵犯了自己的人格尊严,应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因此,王先生请求依法判令孙立军公开赔礼道歉,恢复自己名誉,消除影响;请求依法判令孙赔偿精神抚慰金 10 万元。

参加电影项目出差归来后

丈夫发现妻子"不对劲"

王先生告诉记者,妻子李女士于 2017 年 12 月作为某平台特约作家专访过孙立军,二人由此认识。

对于相识经过,李女士则说,2017 年末认识孙立军后,到 2018 年初,那时对方时不时各种感情笼络。

"一会说你跟我一块跑步去,一会说我们有个什么电影,一会说我有画展,一会又是什么把他各种跑步、画画的图片时常给我发。"

李女士表示,从那时起,孙立军与她通过微信开始了频繁沟通联系。

"基本上隔一两天就会给我发微信,说这个说那个,但是肯定都跟工作无关,现在来看就属于没事找事那种。"

"(2018 年 7 月)29 日晚上,他就让我到他房间去,先反正有事没事就聊了几句,然后拉着我就不让我走,他说你陪我一下,我说不可以,我就知道他要干什么,然后我就拒绝了,走了。走了之后,30 日我们已经到青海了,当时是借住在庙里,他们几个骑手到县城去住了,那天是没有在一起。

然后紧接着 31 日他(孙立军)又让我到他房间,然后发生了这个事情。"李女士回忆。

2018 年 7 月 29 日、31 日,孙与李的聊天记录

王先生称,他感觉妻子在参与电影项目过程中,就有些不对劲。2018 年 8 月 10 日,妻子回到北京,次日早晨,他翻看了她与孙立军的微信聊天记录,确认两人发生了关系。

2018 年 8 月 11 日,孙与李二人聊天记录

女方称遭感情蒙蔽

起诉前三方曾谈判

对此,李女士称,之前是受孙立军的感情蒙蔽,"因为他之前花了很长时间,各种以项目合作为名,然后老跟我谈感情。"

"人心有时候是可以被感化的,而且我那天晚上到他房间去,他就跟我说他很辛苦,而且说实话我觉得他倒没说假话,真的很辛苦。他们一天下来骑摩托车可能少则三四百公里,可能有时候会多达五百公里,确实是很辛苦。然后我一看他那个状态,我觉得当时就比较心软,然后就答应了。"

得知此事后,王先生曾多次向中纪委、北京市纪委、北京电影学院等方面反映。

记者从王先生处获悉,中纪委把他的举报材料转给了北京市纪委,北京市纪委回应王先生称"这个事儿我们查不清。"

在王先生提供的一份疑似他、李女士与孙立军的交谈录音中,疑似孙立军的声音表示,"我想如果你允许的话,从今天我们(孙立军与李女士)的微信、电话都不要再联系了。我觉得王总作为一个丈夫,是很尊敬你的,他做的是对的。"

记者从录音中听到,疑似孙的声音表示"如果某某老师(李女士)说我跟她上床,我现在站起来,我就承认。"并表示,"真诚地道歉。"

2019 年 11 月 12 日下午,记者拨通北京电影学院纪委书记支宏伟电话。对于上述事情,支宏伟一开始表示不知情,随后说,"你跟我说这个情况没法在电话里沟通。我们不能接受对外采访,因为这种情况我不能代表学校。"

法院不公开审理

副校长律师否认"潜规则"

1 月 14 日,该案在北京海淀法院不公开审理,孙立军本人并未出席本次庭审,但孙立军方有数名证人出席。李女士向记者介绍,证人中的两位是电影项目进行期间曾一起共事过的人。

庭审结束后,孙立军代理律师告诉记者,李女士还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关于该事件的帖子,对孙立军的名誉产生了不利影响,现已删除。

孙立军代理律师强调,自己的当事人(孙立军)没有与李女士发生性关系。

同日,王先生代理律师赵永煊告诉记者,在庭审现场,孙立军方提供了若干证据,孙立军方的数位证人也提供了若干证言,但这些均不能直接证明孙立军未与李女士发生关系。

"他们有证人提到,电影录制期间,相关工作人员每天都会骑行较长距离、时间,加之孙立军本身已经 50 余岁,从身体情况上看,晚上没有‘精力’再与李女士发生性关系。"

据悉,该案未当庭宣判。

对于 1 月 14 日庭审情况及李女士所描述的内容,记者再次拨打孙立军手机、座机以盼求证,但始终无人接听。

来源:红星新闻

本文由陈尊尊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观点,作品孩子宝宝搭配特朗普穿搭父母美国宝妈时尚美国_时政清朝中国日本iPhone曹操华为苹果刘备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