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段子笑话 > 正文

这三首诗,年少不懂此种意,读懂已是天道罚恶令,中年人

2019-09-29 08:05:27来源:手指娱乐网  作者:曹东晓  阅读:595

文|花岸

01

丧偶,抽走了我一半的人生意义

谁说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有些爱,死亡也不能让它湮灭。

这份爱,要到活着的人死了方休。

不,有时至死不朽,那些悼亡词,穿越长长的历史,来到我们面前,我们再读,依然会情难自已。

以前初中读,苏轼的《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只有凄婉,却品不出那份欲说还休的悲喜。

非到这首词放了十几年之后,婚配,在柴米油盐相濡以沫的日子里打转时,才读懂那份深情。

本是相伴白头人,却谁料半路成孤旅。

失去生命中的挚爱的人,心里都有一个外人不曾看见的缺角。

就像毕淑敏在散文里《我很重要》这样写道:

我们的记忆,同自己的伴侣紧密地缠绕在一处,像两种混淆于一碟的颜色,已无法分开。你原先是黄,我原先是蓝,我们共同的颜色是绿,绿得生机勃勃,绿得苍翠欲滴。失去了妻子的男人,胸口就缺少了生死做关的肋骨,心房裸露着,随着每一阵轻风滴血。失去了丈夫的女人,就是齐斩斩折断的琴弦,每一根都在雨夜长久地自鸣……

他们把无以排遣的丧偶之痛,那绵绵无绝的伤痛交付到文字里。

那些真情流露的悼亡词,今天读来,依然让人怅然若失。

只是遗憾地,那些悼亡词,往往是男性文人写给亡妻。

女子有大好文采,诗词可以传世的不多,况且女子多羸弱,行知人生半程,早已病体难支。

纵有深情,也只能深埋心底,纵然写出泣血文字,往往是压箱底,不为外人见。

今天我们就带着遗憾,从十大悼亡诗里挑选一些,看看这群经历丧妻之痛的男子们,他们那穿越千年的深情。

02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还是云。

离思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____________唐.元稹

元稹最负盛名的就是这首《离思》,尤其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两句,成了男子痴情守望旧人的代表。

这是才子元稹写给原配韦丛的悼亡词,说尽自己爱人亡后的心灰意冷,而今无意花柳,变成半个道人,只因除了韦氏,再也没有人能燃起自己的爱。

元稹,才情满腹,诗歌创作方面也是当世一流,与白居易并称元白。

元稹生于没落世家,8岁丧父,母亲郑氏除了抚育,还教元稹读书识字天道罚恶令,。

元稹有才,聪慧多情,他最为出名的感情故事,就是被他写成唐传奇的《会真记》,也就是后来的《西厢记》。元稹与崔莺莺的这段过往,终究变成了没有怜取眼前人的版本。

西厢记-张生与崔莺莺

元稹另娶韦丛。韦丛何许人也?京兆伊韦夏卿的幼女,贵府千金,在元稹落榜,尚无前途之时,被赏识元稹才华的韦夏卿选为东床快婿。

可就是这个豪门千金,却为了元稹放下身段,甘作灶下婢。

好女不穿嫁时衣,韦丛收起华服珠钗,换成荆钗布裙,心甘情愿跟着元稹过苦日子。

给元稹缝衣服,用自己的金钗换酒招待来客,吃野菜果腹,扫槐叶做柴。

遣悲怀三首其一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

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昔日戏言身后事,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

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辞。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元稹后来科举及第,中了状元,官至左拾遗,因母去世丁忧赋闲,后得宰相裴度赏识,任监察御史。

他扬眉吐气的时候,韦丛却再也看不到了。韦丛积劳成疾,27岁即去世。

他为爱妻早逝而心痛,更为没能让她过上一天好日子而羞愧。

他在夜里睡不着,眼前想着的都是亡妻为生活所迫未展的愁眉。

有人说元稹虚伪,元稹也确实后来再娶,比起那些一生痴情守候 的人,元稹算不得深情,甚至可以说多情。

但是那时的伤悲,总是真的,那些共甘共苦的日子,韦丛的笑,韦丛的好,他真的记得在心里了。

03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悼亡词里让我触动最深的就是苏轼的这首《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 宋 ] 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做这首词时,苏轼时年38岁。 距妻子王弗去世也已十年。

十年物是人非,世事变迁,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苏轼,在宦海沉浮里,多了一丝沧桑。

苏轼上书反对王安石新法弊病,被弹劾。苏轼自请出京,先后任杭州通判,密州(山东诸城)知州。

做此词时,苏轼任密州知州,身在山东,与故乡眉州相距千里。

他梦见了亡妻王弗,与十年前一样的容颜,对镜梳妆。

时间停住了吗?物是人非,世事变幻。亡妻容颜如旧,而自己却是一脸沧桑,鬓角如霜。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这一刻人生的委屈,失意的官场,思念的凄怆,一并奔腾而下,千言万语在喉,却什么也说不出,唯有互相望着,清泪长流。

就像张氏赠夫诗一样:“欲知肠断处,明月照孤坟”,苏轼的断肠处就是王弗所在的短松冈。

曾经多美好,痛在失去之后也就有多惨烈。

王弗,进士之女,知书识礼,温婉贤惠,有主见,16岁嫁于19岁的苏轼。

夫妻情深,苏轼读书,她陪伴在侧。苏轼有记不得的地方,她也能从旁提醒一二。

苏轼与人交流,她能立于屏风之后,根据谈话,便知对方是否品行过关。

可惜的是,王弗27岁就去世,儿子苏迈当时才6岁。

在最灿烂的年华里,得一佳偶,在开始体味人世沧桑时,留下孑然一身,苏轼的心里有个缺口,有个位置,始终是留给王弗的。

纵然后娶妻妹王闰之,再纳侍妾王朝云,但是王弗始终是苏轼心头的朱砂痣。

那是少年夫妻最深最美的回忆。

04

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贺铸的悼亡词与苏轼的江城子堪称宋朝悼亡词双壁。

半死桐·重过阊门万事非

作者:贺铸 (宋)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梧桐半死,鸳鸯独影,从前的两个人只剩下我一个人形单影只。

旧栖新垅,一坟隔开两个世界,一个在里头,一个在外头。

往事纷纷涌上心头,空床卧听南窗的雨滴滴答答,却再也看不见闲话说笑,就着灯火补衣的妻子。

贺铸的这首悼亡词,感情真挚,不加雕琢,却深情满溢,让读的人都倍感惆怅。

贺铸不似苏轼,名震京华,在后世也没有像苏轼那样备受推崇,很多人连贺铸是谁都不知道。

贺铸,身高伟岸,但长相奇丑,色青黑而有英气,人称贺鬼头,后人说他铁面刚棱古侠铸。

他是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登基之前的原配贺皇后的族孙。

虽有皇亲之名,但无权无势,家族七世都是武职,贺铸生性豪爽豪爽,为人耿直,最高官阶不过是正七品,一生潦倒。

这个贺铸豪爽,但在文坛上却不乏才情。

他能写出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斤重,这样大气的句子。

他也能写出若问闲愁几许,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事雨,这样婉约的词句,贺铸也因此得了贺梅子的称号。

他的词有秦观的浓丽哀婉,又有苏轼的大气,他的作品风格,对南宋的辛弃疾有很大影响。

他是糙汉,但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有英雄豪气,亦有儿女情长。

他的妻子赵氏,本是宗室女,济国公赵克彰的女儿,高门千金,贺铸虽然家世没落,但胜在有才,人又正直,赵氏一直无怨无悔, 跟着贺铸,哪怕一辈子吃苦受累。

夫妻情深,哪怕琐碎的柴米油盐也觉得幸福

赵氏很贤惠,未雨绸缪,在三伏天里把贺铸的冬衣都缝补好,以备它时之用。

夫妻相携走了大半生,到晚年的时候,妻子却先撒手人寰。

这一首半死桐,何尝不是说自己,爱人已逝,自己也是半死之身,头白鸳鸯只能孤独在世。

贺铸的痴情都在他那一首朴实的半死桐里,不加雕饰,却有一种穿透心肺的凄凉。

05

死亡,从来不是爱的终点,遗忘才是。

这三首悼亡词,各有特色。

不管是元稹的半个道人一样的生活,还是苏轼于人生失意时怅然回忆亡妻,抑或是贺铸的睹物思人,单从诗词意境上,足以穿透千年,走进每一个对爱抱期待的人心里。

纵然最后,元稹续弦,苏轼再娶纳妾,比起贺铸的一往情深,他们也许不够专情,痴情。

用现代的标准来说,元稹可谓渣男,伪君子。

但不可否认,他们曾经真的用心爱过。

不是为渣男开脱,而是觉得人生短暂,能好好爱就已经够美好。

曾经爱着的时候,是怎样的美好,失去的时候,又是怎样的断人心肠。

死亡,从来不是爱的终点,遗忘才是。

每一个用心爱的人,爱的时候,用尽全力,不辜负彼此就好。

至于死亡以后的事,不是终身不娶就是深情,人总要往前看,只要记得那个人就好。

每一个曾经深爱过的人,何尝不是希望活着的人能好好活着,活得幸福就好?

在元稹,苏轼,贺铸的悼亡词里,我看见曾经关于爱情美好的样子。

纵然我渴望被爱得深沉,但是对于爱人,我也没希望,假如有一天,我先他离世,他不再婚娶。

活着的时候,好好相爱,就够了。

如果他能够为我写下深情的悼亡词,那就更好了。

不过人死万事休,那时我也未必知道。

此刻,好好活着,好好爱,才是正事。

本文由曹东晓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观点,作品孩子特朗普宝宝美国iPhone搭配华为中国父母宝妈穿搭美国_时政苹果日本俄罗斯我和我的祖国印度时尚清朝